<p id="uqk03"><strong id="uqk03"><small id="uqk03"></small></strong></p>

      <table id="uqk03"><ruby id="uqk03"></ruby></table>
     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<pre id="uqk03"></pre>
      1.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<acronym id="uqk03"><label id="uqk03"></label></acronym><table id="uqk03"><ruby id="uqk03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 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

        位置導航: 首頁  >  報道  >  煉化
        崔?。耗嫠兄?咬牙挺進
        2022年05月20日 15:51   作者:吳翠蓮   打印字號
        • 最大
        • 較大
        • 默認
        • 較小
        • 最小

          近日,崔健被評為首屆“感動十建”人物。2011年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的她,最近幾年屢屢成為中石化第十建設有限公司(簡稱:十建公司)的熱點人物。

          2016年在集團公司組織的概預算業務大比武中獲得個人第一名,同年通過了全國一級造價師執業資格考試,2017年通過了全國一級注冊建造師資格考試,2018年被評為十建公司勞動模范,2020年,32歲的她,成為大型項目部的控制經理。

          表面上看,工作十年來,崔健順風順水,激昂勵志,走近她的內心,卻幾次淚眼婆娑。逆水行舟、咬牙挺進是她這些年的總體狀態。

          崔健的工作,不管是當初的預算員、項目經營部長,還是如今的項目控制經理,都站在很多人的“對立面”。對內,她站在成本控制的第一線;對外,她站在向業主“要錢”的第一線。“控制”別人,從別人的兜里“掏錢”,都是逆人所愿,必然都不順利。

          2020年4月,崔健調任十建公司鎮海煉化工程項目部控制經理,5月安裝工程開工,7月中旬業主通知工期提前半年。突如其來的變化,意味著項目要投入大量的趕工措施及趕工費用。項目是集團公司的重點工程,業主是集團公司精細化管理的標桿企業,對于一個初始合同額本就偏小的項目來說,成本管控及資金回收難上加難。

          鎮海煉化的精益化管理在中國石化內聞名遐邇,崔健對標“精益”,項目伊始,便根據承包合同關鍵條款和項目成本管控重點、難點編制了《項目經營管理控制指南》。為了給項目趕工提供充足的資金,從項目收到第一張施工圖紙開始,崔健便組織經營人員編制藍圖預算。為提高年輕經營人員的業務能力,盡快應對繁重的工作,她利用晚上加班時間給大家講解各專業計量規則和預算定額。

          在大家共同努力下,2021年4月上旬,項目部經營部便完成了120萬噸/年乙烯裝置藍圖預算編制工作,經業主審核與對接,同年7月初,完成了補充合同的簽訂工作,緩解了項目的資金壓力。

          施工過程中,崔健到現場查找承包簽證、索賠點,為提高承包簽證的編制效率與質量,她累計編制40余份承包簽證模板。為保證結算效益最大化,她認真研究中國石化預算定額,大到裂解爐對流段模塊吊裝,小到一個設備裙座螺栓墊板的滿焊,不放過任何一個定額差異。她拿著圖紙在現場專注對接的樣子,成為施工現場的亮麗風景,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        扎實的業務能力、向上向善的工作態度和常超的努力,讓她的“逆勢”而為,獲得了監理、總包與業主的一致認可和好評。而好評的背后,崔健卻不知道悄悄流了多少眼淚。

          當項目部按業主要求趕工期,而忽略成本大干快上時,職責要求她扮演一個“潑涼水”的人。她的一個個成本數據對業主、對同事是冰冷的,這些只有理性、不帶溫度的數字常常讓她陷入工作困局。去年,十建公司工會組織心理測評,她的檢測結果是低度抑郁和低度焦慮。好在多年的摸爬滾打讓她慢慢地消化了那些不快。

          崔健心里的郁悶,還來自對家人和孩子的愧疚。因鎮?;仨椖抗て诰o張,在近兩年的施工期里,崔健累計回家不足20天。

          有一次和兒子視頻,崔健隨口問到:“小宇,你愛媽媽嗎?”孩子斬釘截鐵地說:“愛!”當崔健問,“那你說媽媽愛你嗎?”孩子卻猶猶豫豫地說:“不知道……”

          那一刻,一向看似堅強的她,內心破防了。夜深人靜的時候,她常想,長期不在孩子身邊,會不會給孩子留下心理陰影?孩子將來會不會埋怨我?……

          崔健在2017年7月孩子兩歲半的時候,再次踏上外埠施工之路,每次休假結束返程前,孩子都哭著不讓她走,而她的眼淚也會一直默默地流到飛機落地。

          在鎮海煉化工程項目部,崔健度過了她人生的至暗時刻。2020年9月26日,一個周六的下午,正在現場的崔健突然接到媽媽焦急的電話。“你爸在新疆出車禍了,人可能快不行了,怎么辦啊?!”緊接著弟弟也打來電話哭著問姐姐怎么辦。那一刻,崔健猛然意識到自己是家里的長女,是媽媽和弟弟的依靠。

          崔健給媽媽和弟弟買了當天沈陽飛新疆的最早航班,自己則買了飛大連的航班,晚上9點多到家后,第一時間到鄰居家把孩子接回家。孩子入睡后,她看著爸爸躺在救護車上的照片,默默地哭起來。

          好在父親只是多處骨折,沒有生命危險,但是,媽媽、弟弟、老公都要在身邊照顧一段時間。為了不耽誤項目工作,10月3日,崔健帶著孩子回到了項目部,開始了母子倆半個多月的項目生活。

          最初,崔健每天一早還會拉著孩子起床跟自己到現場上班,后來干脆把孩子放在宿舍里。那段時間,她常常被孩子哭喊著阻止上班,但是,作為項目班子成員,她不想搞特殊,只好一次次硬著心腸推開孩子的小手。

          父親傷勢穩定后,丈夫把孩子接回了大連。2020年11月底,通過兩個多月的住院治療,父母和弟弟也從新疆回到了沈陽??墒且驗?021年春節項目部加班趕工,崔健直到2021年2月底,才休假回家看望父親。進家后,父母不但沒有責怪,反而盯著崔健說道:“女兒一人在外真是吃苦受累了,臉上都沒有光了。”這一次,崔健的內心,又破防了。

          崔健說:“作為女人,我也希望能見證兒子的成長,能每天精致地保養自己,能過上一種工作家庭兩不誤的生活。但是,上班這么多年,我每一次都是服從公司安排,服從工作需要。”

          這就是崔健,即使內心有對工作壓力的無限恐懼,有對孩子和家人的無限不舍,她還是咬緊牙關逆流而上。

       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

        活動 更多
        雜志訂閱
        精品久久久无码人妻中文字幕
          <p id="uqk03"><strong id="uqk03"><small id="uqk03"></small></strong></p>

          <table id="uqk03"><ruby id="uqk03"></ruby></table>
         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<pre id="uqk03"></pre>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<acronym id="uqk03"><label id="uqk03"></label></acronym><table id="uqk03"><ruby id="uqk03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