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 id="uqk03"><strong id="uqk03"><small id="uqk03"></small></strong></p>

      <table id="uqk03"><ruby id="uqk03"></ruby></table>
     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<pre id="uqk03"></pre>
      1.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<acronym id="uqk03"><label id="uqk03"></label></acronym><table id="uqk03"><ruby id="uqk03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 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

        位置導航: 首頁  >  生活  >  史鑒
        【史鑒】“干打壘”千萬間,石油人俱歡顏
        2022年05月16日 11:16   來源于:中國石油石化   作者:栗荏雋   打印字號
        • 最大
        • 較大
        • 默認
        • 較小
        • 最小

          人人建“干打壘”,實現了“人進屋、機進房、車進庫、菜進窖”的目標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這就能多搞。去年30萬平方米,今年20萬平方米,就是50萬平方米。每人平均 10 平方米。”1961年7月23日,鄧小平第一次視察大慶,看了“干打壘”房屋后滿意地說。

          大慶油田建設者們正是居住在這近乎原始的“干打壘”房屋里,干出了震驚世界的偉業。以大慶油田為主要支柱,1963年我國實現了石油基本自給。

          體察國情

          1960年開始建設大慶油田時,國家正處于嚴重的經濟困難時期。一方面國家石油資源嚴重短缺,工業、農業、交通運輸和國防用油處于危機的邊緣;另一方面建設資金拮據,物資匱乏,職工生活困難。在這樣的主客觀條件下,石油工業部黨組體察國情,精心運籌,提出了集中使用石油系統的人力、財力、物力,開展松遼石油會戰的方案,得到了黨中央的批準,并迅速付諸實施。

          經過兩個月的緊張會戰準備,1960年2月開始陸續從玉門、新疆、青海、四川和遼寧等地的油田、煉廠和全國其他石油企業、院校、設計研究單位,成建制地調集油田勘探開發建設的職工隊伍,各自帶設備、器材和生活用品,緊急開赴大慶。同時,會戰得到了中國人民解放軍、當地各級黨和政府與中央有關部委的大力支持。一個以石油工人、工程技術人員、各類干部為主體,各方面配合的會戰隊伍形成了。

          到3月底,已到達大慶的石油職工、復轉軍人及地方調來的干部4萬余人,各種機械設備車輛上萬臺。4月29日莊嚴宣告在北緯50度的高寒草原上,迅猛展開了石油會戰。會戰職工奮勇拼搏,捷報頻傳。6月1日,即從薩爾圖火車站首次開出了滿載大慶原油的列車,向祖國和人民報喜。

          實現目標

          會戰雖然進展很快,但面臨著多方面巨大的困難。那時,一個重大的困難就是如何解決幾萬名職工的住房和上萬臺設備、車輛入庫以及儲存蔬菜過冬的問題。油田建設地區,原是以畜牧為主的嫩江草原,遠離大中城市,農民村落也很稀疏,而且沒有公路網,氣候酷寒,最冷時達零下40攝氏度。會戰第一年夏季多雨,冬季來的又早,10月初便下了雪。

          在這樣的自然條件下,加之國家對油品的需求迫不及待,不可能用一二年時間先搞好生活基地,以后再上隊伍開展會戰,而是直接把隊伍開上去,立即投入油田建設,同時采取一些非常措施,安排職工生活。開始之初沒有固定的房子,只能擠在簡易的帳篷和少量的活動板房里。工人寧可自己承受困難,把唯一的“干打壘”破舊奶牛配種房,讓給當時在前線指揮部的部長辦公、開會、睡覺。但是,這些臨時措施只能解決燃眉之急,解決不了長期站腳扎根的問題。

          在如此嚴寒的地區,集中眾多的職工和大量的設備,沒有可靠的御寒手段,就可能凍傷大批的人甚至死人,也可能凍壞大量的設備。若遇上當地群眾都怕的“大煙泡”的風雪,就可能使會戰隊伍陷于全局癱瘓,甚至毀于一旦。當時,可供選擇的只有兩條。一是入冬前把大量隊伍和設備撤下去,來年開春再開上來。這勢必勞民傷財,拖延油田開發時間,一場黨中央所要求的高速度、高水平的大會戰,就要形成拉鋸戰、消耗戰,客觀形勢、國家利益不容許。二是采取切實可行的措施,保證職工隊伍和設備安全過冬,且長期堅持下去。這是唯一的出路。

          怎樣解決建房的問題呢?從會戰領導機關到基層小隊,大家都在出主意想辦法。同時,派出了一批批建筑設計施工技術人員,深入到附近的城鎮、村落,尤其是找民間瓦匠,調查居民建筑的用材、設計、施工情況,發現附近城鎮除主要公用建筑為磚木結構外,居民建筑主要是磚框土坯房和一種當地被稱之為“干打壘”的房子。這種“干打壘”房子除了門窗和房檁需要少量木材外,墻壁是就地取土裝入活動木板內,分層夯實,房頂是將當地的羊草綹成草把子做墊層,上覆泥巴抹光而成,取暖則用火墻或火炕。

          這種“干打壘”房子看起來土氣,但厚墻厚頂,結構嚴實,防寒性能好,暑天也不太熱,適合居住,且施工簡單,操作容易。特別是就地取材,隨處可建,便于廣大職工人人動手,大面積地進行建筑。在調查研究的基礎上,經多方案的比較論證,會戰指揮部決定采用“干打壘”方案,發動廣大職工建造“干打壘”房屋,渡過難關。在當年僅用四五個月的時間,就建成各種“干打壘”住房近100萬平方米,實現了會戰指揮部提出的“人進屋、機進房、車進庫、菜進窖”的目標。

          因勢利導

          1960年4月,杏樹崗(二探區)青年突擊隊率先示范搞“干打壘”。他們在當地“干打壘”老把式的指導下,到月底在杏樹崗地區建成了512平方米的“干打壘”房屋和2500平方米的“干打壘”房屋主體,總結出了一套“干打壘”施工操作規程和質量標準,改進出了各種新的打筑板、規格夾板,還試制出了電動打壘機,建筑工效從每人每天不足1平方米提高到2.4平方米,成功地完成了試驗和示范的任務。

          會戰指揮部因勢利導,動員全油田各單位6月1日開始,采取組建部分專業隊伍和廣大職工義務勞動自建相結合的形式,建筑“干打壘”房屋。

          專業隊伍主要負責開赴林區拉運“困山材”、加工門窗、制造施工工具、打羊草綹把子。進大興安嶺拉運“困山材”的運輸隊,冒著嚴寒,爬山涉水,自己收集木材,吃冷饃喝涼水,戰泥濘,千里迢迢,人不歇腳,車不停轉,拉出了大量的木材。

          廣大采油、水電、機械加工等工種工人,采取一部分人每人頂兩個人的崗位,擠出一部分人突擊“干打壘”;鉆井隊和各級機關、科研、設計和宣傳教育機關上班時間干工作,業余時間搞“干打壘”。地方政府派出有實際經驗的領導干部帶隊的“干打壘”技術輔導團進行指導。沈陽軍區派出大批部隊為油田修路、鋪水管線、架電線,支援油田生產建設。

          在“干打壘”建筑熱潮中,整個油田就是一個大工地。人人參加緊張的勞動,起早貪黑,挑燈夜戰。各工地上燈火通明,人聲夯聲震天。大家都為搶在入冬之前建好房屋,大干不息。從6月全面鋪開,到9月底為止,歷時120天左右,全油田完成了幾十萬平方米“干打壘”的房屋建筑。其中,會戰指揮部所在的中心區,也是油田70%以上職工聚集的區域,完成了大部分的房屋建筑,出現了“七一村”“八一村”“新市區”等新的居住點。建造的這些“干打壘”房屋,都有火墻或火炕取暖,用天然氣做飯、電燈照明,并裝有公用的自來水龍頭,基本適應了生活的需要。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陳爾東

       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

        活動 更多
        雜志訂閱
        精品久久久无码人妻中文字幕
          <p id="uqk03"><strong id="uqk03"><small id="uqk03"></small></strong></p>

          <table id="uqk03"><ruby id="uqk03"></ruby></table>
         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<pre id="uqk03"></pre>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<acronym id="uqk03"><label id="uqk03"></label></acronym><table id="uqk03"><ruby id="uqk03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uqk03"></track>